SHEJI.ART|划时代的设计宣言《为真实的世界设计》

image asset

《为真实的世界设计》

作者:维克多·J.帕帕奈克

(Victor J.Papanek,1923-1998)

设计师、教育家、作家

以其前瞻性的观点和设计理论在世界范围内享有广泛声誉

 

国内设计大咖的推荐语:

(维克多·帕帕奈克)为资源匮乏的世界勾画了一幅高明、负责任的设计蓝图。这对于现代设计的伦理、现代设计的目的性理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起点。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 柳冠中

1971年出版的《为真实的世界设计》被认为是可持续设计理论的里程碑式的著作。

——湖南大学设计艺术学院 何人可

当年帕帕奈克针对设计界之丑恶现象直言不讳的批评,以及对设计价值严肃反省的态度,今天业已形成广泛共识。

——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 许平

 

本书是维克多·帕帕奈克最重要的著作。该书于1970年出版后,以其开创性的理念和对当代设计文化的尖锐批判,引发设计界的阵营对立和论战。作者思想锋利,观点极具前瞻性。迄今为止该书被翻译为20多种语言,成为传阅度最广的设计书籍之一。

在《为真实的世界设计》中,维克多·帕帕奈克犀利且毫不避讳地指出设计领域里的诸多“无用设计”,提出设计应与“真实世界”相连接的新观点。将设计放置在整个社会远景中,即设计必须有意义,要为人的“需求”而不是“欲求”设计,要为多数人的需求服务,要为人类与环境的未来发展服务。帕帕奈克首次提出了设计伦理的观念,细致描绘设计与社会责任、生态环境、思维方式间的勾连,他对“设计目的”的解释成为现代设计理论的一个重要起点。
维克多·J.帕帕奈克(Victor J.Papanek,1923-1998),设计师、教育家、作家,以其前瞻性的观点和设计理论在世界范围内享有广泛声誉。帕帕奈克积极倡导对社会及生态负责的设计理念,并在其职业生涯中将该理念运用至诸多具有人文关怀的设计项目,曾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卫生组织和许多第三世界国家进行大量设计工作,被称为“世界公民”。他的诸多理念被当代设计师奉为设计实践的准则。他的著作包括《为真实的世界设计》《为人的尺度设计》和《绿色律令》等。《为真实的世界设计》已被翻译为20多种语言,是全世界读者最多的设计著作之一。
目录
划时代的设计宣言 / 艾莉森·J.克拉克 001 
负责任的设计 / 柳冠中 007
反对无用的设计 / 何人可 013
走向真实的设计世界 / 许平 017
1971 年英文版序 /R.巴克敏斯特·富勒 023 
第一版序 / 039 
第二版序 / 047
第一部分 设计处于什么状态
第一章 何为设计? 关于功能联合体的定义 / 057 
第二章 演化发展:关于工业设计职业的历史 / 087
第三章 附庸风雅的迷思:设计、“艺术”和手工艺 / 103
第四章 你自己完成的谋杀:设计的社会和道德责任 / 123
第五章 我们的面巾纸文化:废弃与价值 / 159
第六章 万灵油与镇静剂:大众休闲与冒牌时尚 / 179
第二部分 设计能成为什么样
第七章 有根据的造反:发明与革新 / 235
第八章 知识之树:设计中的生物学原型 / 277
第九章 设计的责任:五个迷思和六个方向 / 311
第十章 环境的设计:污染、拥挤和生态 / 351
第十一章 霓虹黑板:设计教育与设计团队 / 397
第十二章 为生存而设计并通过设计生存:结论 / 441
参考文献 / 475 
再版译后记 / 515
划时代的设计宣言
艾莉森·J.·克拉克(Alison J. Clarke)
维克多·帕帕奈克基金会主席
维也纳实用美术大学设计史论系主任、教授
1971年,《为真实的世界设计:人类生态与社会变革》的出版,把设计师和批评家维克多·J.·帕帕奈克(1923-1998)推到了其职业生涯的顶点,他发出了20世纪末设计观念变革的最强音。作为有史以来读者最多且影响全球的设计著作之一,《为真实的世界设计》已经被翻译成了20多种语言,在工业设计领域,它高呼社会责任,改变了一代设计师。该书的影响遍及亚洲、美国、斯堪的纳维亚国家、西欧和东欧以及南半球,并推动了设计教育的革命。他的思考中最重要的是认为,具有批判思维和生态敏感性的用户自身才是设计实践的核心。时至今日,他的思维方式已经影响到了诸多领域,从设计人类学、创客运动到批评性设计和全因素设计,不一而足。在21世纪,设计正在变成一种连接模拟和数字世界的离散现象,《为真实的世界设计》是有先见之明的,书中批评设计扶植消费主义、造成环境毁坏,并用“一刀切”的办法造成了文化的同质化,这些观点在众多设计院校中激起了革命。对于刚刚到来的后工业时代来说,该书的内容可以说就是一篇替代性的宣言,在书的前言中,帕帕奈克颇具预见性的写道:“正如我们所认识到的那样,工业设计是到了该寿终正寝的时候了。”
《为真实的世界设计》很快就成了非主流文化的一部经典。在思想激进的学生的书架上,它被夹在这样一些书中间,比如蕾切尔·卡逊(Rachel Carson)警示生态灾难临近的《寂静的春天》(Silent Spring,1962年)和特蕾莎·海特(Teresa Hayter)对新殖民主义机制的批判《作为帝国主义的援助》(Aid as Imperialism,1971年)。帕帕奈克对传统设计理念的激烈批评以及那些独特的教学项目,使企业化的设计机构和看似先锋的设计都感到惴惴不安。其“真实世界”的范式提出了一种从文化和实践上服务于人类的设计模式,他所考虑的是满足那些以前在社会上不受重视的需求,而不是为消费企业利润丰厚的轮子加油,或助长个体设计师的自负。帕帕奈克用该书那种典型的犀利文风叹道,“设计和制造的才能已经被浪费在了一些瞎编乱造的琐碎事物之中,比如用貂皮裹起来的马桶盖、电子指甲油烘干机和巴洛克式的苍蝇拍”。设计没有发挥其作为一种政治工具的潜能,去解决全球社会的不平等、地缘政治和悬而未决的环境灾难等问题,而是退化成了一种盲目的流行文化和用完就扔的产品废弃制度的提供者。市场逻辑强调不惜任何代价提高产量和产品的多样性,其荒谬性把这个世界搞得颠三倒四,与之相关的例子在帕帕奈克的著作中俯仰皆是。譬如,他写道,“在一架飞往休斯顿的航班上,我的注意力被一个夸赞为小鹦鹉做的尿布如何如何好的广告所吸引。我给制造商打了个打长途电话,他告诉了我一个令人愕然的消息,这种荒唐小玩意每月竟有20,000件的销量。”帕帕奈克谴责那些设计师为了赚快钱而不惜以环境或社会利益为代价的不道德的做法,显然,他的观念在今天来看是很有先见之明的,因为设计在社会和地缘政治上的必然性已经越来越紧迫了。
对于他那个时代来说,维克托·帕帕奈克最有意义的工作是他的视野超越了其现代主义先辈的观念形态,后者通过西方的理性主义视角观察大批量生产和标准化的工业设计。而帕帕奈克则提出了一种人性化的设计方法,这种方法对于本乡本土充满了人类学般的敏感,对于设计在瓦解或巩固社会内涵方面的作用,它也能够理解到一些更为广泛的文化上的细微差别。在一个过度富足的时代,设计的角色往往被设定为轻佻浮夸的创造者,当帕帕奈克在挑战这种成见时,他的想法转向一种总体性的理论,他认为设计是社会变革的关键推动者,而不只是一个样式美化的工具,一个拉动消费的引擎。从因纽特人到巴厘岛苏库人的物质文化,在研究过这些非西方的设计修辞之后,帕帕奈克开始倡导一种更具整体性的模型,其中,“事物”与它们所嵌入的社会关系、习俗、仪式和历史密不可分。正如 “最小设计团队”图表的陈述中所总结的那样,帕帕奈克早就预见到了21 世纪向跨学科设计的转变,他从根本上指出了设计师在一个更广泛的团队中作为调解人的角色,这样的团队应该包括人类学家、心理学家、结构生物学家、仿生学和生物力学专家、电影制作人、工程师、数学家和生态学家等。“最小设计团队”可能还包含来自计算机科学、人口学、词源学、统计学、经济学、政治学、法律和气候学等方面的专家,这与将设计作为个体(必然是男性)创作现象的想法相去甚远。

虽然乍一看,帕帕奈克的论战立场似乎属于战后北美的一些公众人物所宣扬的那种美国消费者评论,如万斯·帕卡德(Vance Packard)揭露广告业内幕的畅销书《废物制造者》(The Waste Makers, 1960)以及消费者活动家拉尔夫·纳德(Ralph Nader)的《任何速度都不安全:美国汽车的设计风险》(Unsafe at Any Speed: The Designed-In Dangers of the American Automobile ,1965年)之类,然而,他对庸俗夸张的美国资本主义文化的责难,其辩论风格其实与欧洲的知识分子更为接近。在这种以社会为基点的路径背后,其原动力无疑植根于帕帕奈克作为犹太难民的人生经历。年轻的时候,为了逃离纳粹的统治,他离开了祖国、流离失所,在美国,帕帕奈克成了一个“内部的局外人”,他所采取的批判立场也来自他作为流亡者的视角。追随着二十世纪中叶那些一流的文化理论家的脚步——包括德国犹太人、流亡者西奥多·阿多诺(Theodor W. Adorno)和马克斯·霍克海默(Max Horkheimer),其影响深远的文章《文化产业:作为大众欺骗的启蒙》(The Culture Industry: Enlightenment as Mass Deception, 1944)令美国流行文化的肤浅和麻木所造成的诸多影响无所遁形——帕帕奈克批判北美文化的挥霍过度,其敏锐而独到的视角使他的观点一直居于其方法的最前沿。

在倡导变革设计实践对于环境和社会的影响方面,也许帕帕奈克最意想不到的忠实盟友便是偶像级的人物R.巴克明斯特·富勒(R. Buckminster Fuller),他特立独行的设计出了一种技术统治论的网格穹顶结构,以及北美大名鼎鼎的媒介理论家、《媒介即信息》(The Medium is the Message, 1964年)的作者马歇尔·麦克卢汉(Marshall Mcluhan),他创造了“地球村”(Global Village)一词来描述当今信息时代新兴的地缘政治。

1968年,在芬兰赫尔辛基外海港岛上举行的泛斯堪的纳维亚设计学生组织(SDO)研讨会是一个关键性的事件,它将富勒和帕帕奈克带到了一起,这对帕帕奈克的职业生涯具有重大意义。帕帕奈克后来曾经描述过,在“行动更重要”(“Action Speak Louder”)的口号下,这个基于行动的研讨会如何挑战了常规设计会议的陈腐僵化。为期多天的研讨会是在学生和民权抗议运动席卷欧洲和美国的大背景下举行的,帕帕奈克和巴克明斯特·富勒等人所领导的跨学科设计团队,设计了一些作为行动主义形式的政治和社会参与原型。帕帕奈克的团队为受脑瘫影响的儿童制作了一种环境装置。他们设计的CP-1立方体,通过对“用户群体”(包括临床医生、心理学家和儿童)的半人种学观察,使其设计实践在利润驱动范式之外别开生面。参加这类活动许多斯堪的纳维亚学设计和工程的学生,他们的作品对《为真实的世界设计》一书启发很大,事实上该书首版也是1970年以瑞典语面世的,其标题为 Miljön och miljonerna: design som tjänst eller förtjänst?:(《环境与大众:为服务设计还是为利润设计?》)。此书是他结合斯堪的纳维亚地区以政府支持为基础的设计经验,以及系统论、环境保护和人类学的观念创造出来的一份纲领宣言,当今天的设计受众渴望在一个充斥着过剩、浪费和生态灾难的社会中寻找到解决方案并理解设计的角色时,这部著作仍就具有巨大的现实意义。

从历史的角度,《为真实的世界设计》可以被看作是一种对于20世纪晚期地缘政治学的介入,尽管从其首版面世算起,近半个世纪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但当我们重新审视维克多·帕帕奈克的著作和理念时,我们会发现,他还是那么及时——因为在市场驱动的生产和消费模式之外,为了达成一种批判性的解构消费、注重环境的新范式,在经济和物质的层面上,我们仍旧迫切的需要寻求替代性的解决方案。

维也纳,奥地利,2019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