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冠中:国货是中国方案的基础

20191219 4c9273eff71adb340fe35l8aZBRJH3891

国货是中国方案的基础
 

1.国货是14亿人的生活方式

丹麦人的生活水平很高,全世界排前一、二名,但是他们只有500万人。假如全世界的人都要像丹麦人那样生活,我们需要四个地球。

500万人的成功在世界上的意义有限,如果14亿人的生活改善了,那对全世界是有意义的。这就是我们的中国方案的本质。我们的国货发展,是要让14亿人改善生活,而不只是让一部分人享受。

 

什么是美?在中国几乎是以多为美、大为美、奢侈为美。它们是美的一种,但绝对不是全部。现在,我们的感官刺激取代了精神反馈的艺术审美。美是你的反馈,知识是你的反馈,你本身认为什么是美,跟你的价值观有关系。美是讲场合、讲条件、讲前提的。我们应该知道中国现在处在一个怎样的时代,处在什么样的竞争中。

中国14亿人口的生活方式是什么?这是我们国货需要知道的。我们今后的国货要代表中国人的发展,代表14亿人的需求,这是不变的。

中华民族的复兴之梦,一定要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我们必须真正学习传统精神,而不是传统符号,不然我们会走到死胡同里面去的。

2.国货应该是现代文明,而不是“巧夺天工”

中国人崇尚“巧夺天工”,一个师父带着几个徒弟,将一个产品做得又精又好,巧夺天工。但这样的东西谁家能有?我们要让国货被国人大规模使用,而不是“慈禧”“杨贵妃”这样的几个人使用。

一个农民工,进厂三天就成熟练工。因为生产系统决定了,一个产品几十个零件、几百道工序,农民工只做其中一道工序,不知道后面的工序,但是他在这一道工序上严格按照标准做,最后能成就一件好产品,这才是现代文明,不是巧夺天工。

 

这意味着必须要有标准,也就是事前干预。事前干预意味着我想好了:我拿出来的东西能不能解决中国大众的问题?能不能解决中国持续发展的问题?能不能解决中国自己产权的问题?能不能解决中国真正的富强?这是工业革命的结果。

设计什么?设计很复杂,比如一个杯子在工厂叫做产品,到商场叫做商品,到老百姓家里叫做用品,扔垃圾箱叫废品,所以设计要能制造、能流通、能使用、能回收。

那设计要有什么样的功夫?现在大家往往追求销售额、利润,这样的话中国发展是没有前途的,所以我们一定要想明白制造的“制”是什么,为了中国大多数人,让中国真正富强起来。

2
国货发展,要解决哪些问题?

 

1.国货不能只靠改良

中国制造大而不强,为什么不强?哪儿不强?因为这个“制”是人家的,我们只是造,我们只是造得多、造得便宜了。

10年前我们到海尔调研,跟张瑞敏对话,我问了一句话,再过30年、50年,你们海尔还做冰箱、洗衣机、空调吗?张瑞敏马上反应过来了,他说别看我什么都有了,我最大的苦恼,是拿不出颠覆性的产品,未来会是什么产品?难道还要从外国引进?

大家看看,凡是给我们引进的,我们大都保持在引进、改良的水平上;凡是不给我们引进的,我们反而能做得很好,能够拿到世界上比一比。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中国人并不笨,中国人有智慧。但我们靠引进,引进以后我们脑子懒了。用创新、创造取代引进、改良,这对中国的未来发展而言至关重要。

 

2.国货应该“转型”,而不是“转产”

1981年,我到德国参观奔驰生产线,每个生产线流水线工位、车间主任办公室、标准办公室、会计室都有一个黄种人。这是丰田的“三年计划”,它从1979年开始,每年派出各个岗位上的100人前往奔驰学习,三年300人。他们深入了系统的每一个细节,所以他们回去后,丰田一下子起来了。

对比我们呢?我们从晚清开始派留学,但派的都是少数的精英、专家教授,学习到的也只有知识,没有结构,没有系统。现在我们开始重视了,我们要转型。上世纪末就开始提转型,昨天做麦克风,今天做机器人,这是转型吗?这是转产,没转型。

转型是转什么?转结构、转系统、转观念。

咱们所说的设计还是以外观为主,所以在中国时尚就等于是设计。不是说不要时尚,时尚在设计这个学科里面是非常小的一部分,而我们把它当做大旗。什么叫时尚?短命的叫时尚,不短命能叫做时尚吗?设计是为了短命吗?我们大家都在追求时尚,因为时尚好卖,一卖就能挣钱,所以中国讲爆品,那中国就富强了?绝对不是。

我们现在基本停留在工艺美术阶段,我们嘴边的词就是包装、美化、装饰、奢侈,我们擦了工艺社会的边,商品经济,重视广告、时尚、品牌、促销,大家想想你们说的品牌是真正的品牌吗?

3.国货不能只有“牌”没有“品”

中国的“品”怎么写的?品质、品位、品行、人品,品是什么意思?我们不能只看到表面的。现在我们说的是无品之牌,都是搞广告、做宣传、做发布会,真正重视品的吗?现在的品牌不是真正在做“品”,是广告做出来的。

品牌的品,分为三个“口”,三口为“品”:

第一口:是解决生理上的需求;第二口:是炫耀地位,追求科技与享受;第三口:是节制的、品鉴性的、可持续发展的,要适可而止、取之有度、才能用之不竭。

我们现在讲的品牌,你想想是这个吗?做国货一定要做基础研究,要了解国人的潜在需求,你要怎么引导年轻人的消费观,你往哪儿引?

技术只是一个性能,这个性能能不能用、该不该用、怎么用?这需要设计去引导。我们提倡国货要定义消费、引领需求、创造市场,这个引领需求不是消极地、被动地跟随。

4.国货需要社会产业链

现在整个世界的口号是什么?提倡隐形冠军,不做“品牌”,它是靠技术、质量、信誉,而不是靠广告。而我们抱着时尚、奢侈品、化妆品,到处在做所谓“品牌”,你不感觉到很悲哀吗?

当下,整个世界强调的是社会产业链,不是一个企业的产业链,这才是产业创新、社会创新。而我们现在还不够明白。

 

3
国货设计的未来发展

 

1.从造物转为谋事的思维方式

所谓谋事是什么?咱们都说造物,造物的目的是什么?颠倒了,我们做事才要物,不做事要什么物啊。所以中国的话是事物,事在先,物在后,事是逻辑上的先和时间上的先。

要实现从造物走向谋事,要怎么做?要从几个层面上来讲:

①设计师层面:不是看表面的物,要看背后的事。谋事不是发财,它要有自己的价值观。设计师应该培养自己的抽象思维。抽象思维是什么?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能力。其次,设计师不用名词思考,而用动词思考,这是设计思维的一个关键点。这里我教大家一个技巧,设计师脑海里不要有名词,尽量不要用名词思考,要用动词思考。

②企业家层面:不要光关心流水线,还要关注生产机制,建立制造业体系。

③领导层面:要通过政策、奖励、事前干预、长期合作等方式,鼓励设计与企业的深度合作。

2.设计要跟着需求走

设计不能光是商业说了算,不能光科技说了算,设计还要有思想,设计要跟商业、跟科技博弈的。设计,不是跟着技术走,不是跟着市场走,而是跟着真正的需求走。我们新国货的设计是什么?设计是无言的服务、无声的命令,在给你带来方便的同时,也在限制你,命令你,引导你的行为方式。

 

设计必须是能够激起我们对于单纯、和谐、美好、智慧的追求,而不能只引导人们追逐享受、奢华。我们中国的未来,中国的设计必须要走出这条路来。需求不是want,是解决need,真正的需要。

所以我们必须强调目的,这就是中国人讲的实事求是,事情弄清楚了,再组织技术、材料、造型、风格来解决问题。

设计首先要了解人,甚至于同一个人由于你的场景、时间不一样,你的需求是在变化的,这个需求是要去研究的,市场调研去问老百姓你问不出来的,你问的都是过去式,必须挖掘、洞悉到底人需要什么。

3.设计师见众生

万变不离其宗,以不变应万变,也就是说人的需求是不会变的,但时代变了,环境变了,技术变了,我们必须创新。

艺术家见自己,科学家见天地,设计师见众生。我们的设计或者国货能够把这个问题解决了,中国会越来越好。